——从《义工,最有意义的工作》到《无尽心灯照大千》

在三级修学模式做义工,有什么特别之处呢?在这里,做义工不是单纯的做事,而是在三级修学的基础上服务大众,进而培养出离心和菩提心。如果不是以出离心、菩提心为目标,所做的有可能往往只是在积累人天福报,未必能成为菩提资粮。

我以前理解的做义工,是像特蕾莎修女那样,哪里有苦难就到哪里帮忙,要雪中送炭,不要锦上添花。在学习这一课时,我觉得自己以后是要做义工的,不过主要原因是为了报答导师的教化之恩,报答接引我和帮助我修学的师兄们。原来我甚至认为这里的义工平台只是为一些衣食无忧、空闲时间比较多又很理想主义的师兄们搭建的,他们在台上唱着远离真实生活、不太接地气的另一出戏。

但是最近我的想法发生了很大变化,缘起是前一阵子放暑假我带着孩子回了宿州的娘家。家乡的变化很大,主要是城市面貌;家乡的变化也很小,人们还是像我离开时那样,在辛苦劳作、搬弄是非、嫉妒攀比中度日。因为我有妊娠反应,回去十多天,爸妈不要求我做任何事情,反而每天把我和孩子的衣服洗好,按时准备好丰富的菜饭。结婚十多年了,都是我在照顾人,在婆家、大姑子家我也不敢太懈怠,怕被人背后嚼舌根,说这媳妇懒。只有在父母家里,我才敢安心地享受来自这样的关照。父母不会计较我是否早已过而立之年,他们任劳任怨地照顾我,就像我小时候一样。可我呢,这些年来总是看不惯他们,鄙视他们像守财奴般贪财、吝啬。如果我的孩子将来这样评价我,我能否承受?

那天晚上,我躺在床上一晚没睡着,想着这些年对父母的错误判定和自己的不仁、不义、不孝,惭愧、悔恨和内疚抓住了我的心。当下我能为父母做些什么?怎样才能报答他们的恩情?付钱让他们去旅游或是买金银首饰给他们?这些终究都是有漏的,对爸妈的生命没有究竟的意义。我又想着,这半年的修学,让爱烦恼、发怒的自己变得温和了许多。我觉得唯一能为父母做的最有意义的事,就是把佛法带给他们,这才是真正的报恩。

就像上次课师兄说的那样,你是什么样的,家人太清楚了。他们会想,你都这样,还说这说那。我仅靠茶余饭后的一点时间和爸妈聊“佛法到底在说什么,对我的帮助有多大”,收效自然甚微。甚至我还有顾忌,如果他们反感和不信佛法,那就会心生不敬,就会造业。

当时我就想,如果在家乡也能修学该多好,如果家里的亲戚、附近的邻居也有接受佛法的,别人跟爸妈聊这个,接引他们信佛、学佛的概率会不会更大。这时候,我才意识到与人分享佛法和做义工的意义到底在哪。因为只有法布施才最究竟!在与人分享佛法的过程中,也能检验自己的修学。当下我就决定买些导师的《我们误解了这个世界》,先把佛法分享给身边的亲朋好友……

第二天我就在网上订了一些导师的书。快递员把书送来的时候,我遇到了对面的邻家哥哥。很多年没见了,他听说我又要养老三,觉得很难理解。并且说自己养一个都累死了,即使有养老二的想法,也不敢真的养,因为养孩子的压力太大,还问我觉不觉得累。

我当时没过大脑就蹦出一句话:其实累不累不在于你养几个,而在于你怎么想,送本书给你看。我就把导师的书拿了一本出来递给他。他看了一会封面后,突然把头抬起来,目光炯炯地看着我说:“小丽,你现在境界这么高了。”当时我就窘了,内心慌乱但故作镇定地说:“没有没有,你看看玩吧。”然后仓皇而逃。

回去后,我对自己的表现特别懊恼:佛法这么好,自己也受益了,为什么和人分享的时候我还会羞羞答答、遮遮掩掩的。我观察了自己,发现之所以慌乱,主要是怕别人说自己迷信和神神叨叨。我对邻家哥哥有设定,认为他也和以前的自己一样,提到学佛就嗤之以鼻,认为是愚昧老太干的事情;我对自己这么做没有信心,怕自己“说服”不了他。

我心里一遍遍地问自己,你担心被别人误解,还是真正地想帮别人摆脱对佛法的误解?佛法于我们来说百千万劫难遭遇,也许因为我的因缘,又有一位众生能够值遇佛法,得到现世乐、来世乐、涅槃究竟乐。我确信,自己还是在乎后者更多一些。

后面去亲戚家玩的时候,我会有意识地说起自己学习佛法后的收获,比如佛法是怎么帮助自己化解烦恼、情绪,更好地处理事情的,还有我和老公现在的关系也改善了好多。说的时候,也不再羞羞答答、遮遮掩掩。叔叔婶婶应该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说法,他们也流露出了好奇的神情。在我拿导师的书送给他们时,小叔已经迫不及待地拆开塑料膜看了起来,小婶婶甚至直接问我她能不能学,宿州能学么。

我当时就卡住了。自己从来没主动了解过这些。其实能了解到这些信息的途径有很多,但我没有想过去了解,这都和我之前没意识到和他人分享佛法的意义及必要性有关系。我需要主动去了解学习的还有很多。我知道一个人的力量是有限而微弱的,但我终于改变了心行,愿意开始迈出第一步了。

我现在因为要生老三的原因,心行还没达到完全无我地付出。记得有句话叫“你的心里有什么,你才能给出什么。”现在我的心里还是把照顾好两个孩子、顺顺当当养胎产子,不给老公再多添麻烦当成首要的事。当班里师兄劝说我去做义工、去现场参加班级共修时,我起过烦恼,觉得师兄们要么是没经历过结婚养子,要么是福报太好不需要为家庭琐事操心,所以很难体谅到我的实际情况。

师兄们真的如我想的这样吗?没结婚生子、不用太纠缠于家庭琐事只是表面现象,师兄们劝我做义工的出发点,难道不是想让我也体验一下现场做义工的心行?做义工是修学的增上缘,是集资净障,是为继续修学积攒福德资粮。师兄们自己受益了,就希望我也能在两套模式受益,两条腿走路。

只有狭隘的观念才会生起狭隘的心行,继而产生诸多烦恼。同一件事,不同的观念产生的心行结果会截然不同。“烦恼即菩提”,烦恼生起时正是我修行的机会,转变观念,心当下清净,这些都是在三级修学才学到的。

我们于佛法的受益程度,决定了我们对与人分享佛法的认识程度。作为佛弟子和佛法的受益者,我们在点亮内在心灯的同时,也要点亮芸芸众生的智慧心灯,带领大家一起走向解脱。